政协汕头市金平区委员会


让国药精品在世界大放异彩
发表日期:2019-12-18 17:47:00 来源:政协汕头市金平区委员会


汕头市金平区第二届政协委员,第三、四届政协常委柯少彬

让国药精品在世界大放异彩

柯少彬,男,19785月生,现任汕头市金平区政协常委、广东太安堂药业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广东宏兴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广东康爱多连锁药店有限公司董事长、汕头市首批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太安堂中药文化项目代表性传承人、中国中药协会嗣寿法·皮肤药研究中心副主任、中华中医药学会皮肤病药物研究中心副主任、金平区总商会青年企业家分会会长、上海市虹口区人大代表。先后获得广东省优秀企业文化突出贡献领导奖和“改革开放三十年广东省医药行业突出贡献企业家”“汕头市优秀拔尖人才”“汕头市劳动模范”“金平区科技创新杰出青年”等荣誉称号。



眼前的柯少彬,文质彬彬、谈吐从容,脸上始终挂着谦和的微笑,亲手冲泡潮汕工夫茶并热情招呼大家品尝,令人难以相信这是一位曾经指挥千多号人在外省市场攻城略地、面对数百名老国企职工围攻而处变不惊的上市公司“少帅”。从业务员做起至今仍在亲抓企业市场营销工作,时间过去了22年,柯少彬似乎已与市场拓展结下了不解之缘。

“太安堂的目标就是聚焦主业做强做大,力争5年内实现年产值30亿元,其中汕头基地20亿元、潮州基地10亿元,同时尽快推动康爱多连锁药店在香港上市,2019年争取实现销售额40亿元。做人不能忘本,太安堂是从汕头发展起来的,不管到哪里寻求发展,反哺家乡、建设家乡的初心不改。2018年我们在广东总共纳税近2亿元,占了纳税总额约80%。”柯少彬告诉我们。

“少东家”从业务员做起砥砺自我

柯少彬身上的“中医药基因”与生俱来。他的父亲柯树泉先生是明代御赐太安堂创始人柯玉井公第十三代孙,早年在家乡潮安县浮洋镇井里村便是远近闻名的中医师。柯少彬从小在自家医馆里长大,8岁就随父亲背汤头歌诀和鉴识中药材,帮助家里切药秤药,用原始的研臼研磨中药材,过细目筛后获得药粉和蜜制成小药丸。在浮洋一带,太安堂以祖传秘方制作的各类药丸疗效显著,颇受村民们欢迎。

但柯树泉是眼光高远、胸有大志之人,他不甘于在乡村一隅过悬壶济世、自奉有余的小康生活,在有了一定积累后开始筹划到城市实现自己的梦想。1992年,他们全家迁往汕头市区居住,当时正在潮州市念初中的柯少彬也转学进入汕头经济特区林百欣中学就读。

高中还没毕业,柯少彬进入汕头大学医学院攻读临床医学专业。1997年当他专科毕业时,情况却发生了变化。父亲已于两年前创办了汕头市龙湖卫生制品厂,各个环节尤其是市场营销环节急需得力助手,迫切希望他留在自己身边帮忙。柯少彬虽然很想自己出去闯世界当医生,但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他还是遵从了父辈意愿,来到父亲厂里当了一名普通业务员,从事拓展潮汕地区市场的工作。次年,柯树泉在当时的金园区创办了汕头市皮宝卫生制品有限公司,开始奠定太安堂集团根基,2000年3月该公司易名广东皮宝制药有限公司。

虽然出生于农村,但柯少彬坦言他从小便没吃过苦挨过饿,因为家庭经济条件一直不错。直到1998年,他才开始“吃苦”了。当年,皮宝公司基本完成了潮汕市场的布局,将目光瞄准广州市场,柯少彬被父亲派到广州办事处常驻。当时广州的环境不比现在,成天搭乘公共汽车在外面跑,晚上回到住处又累又乏,洗脸时毛巾往鼻孔一挖全都变黑了。干了近一年,成效不甚明显,柯少彬他们决定改变策略,从外围做起再逐步渗透进广州,形成“七星伴月”局面。在占领了外围的佛山、东莞、顺德、中山、惠州等市场后,广州市场的局面才逐渐打开。

2000年,皮宝公司营销部经理辞职离去,年轻气盛的柯少彬自告奋勇继任经理。那两年,他有过坐夜班车颠簸到福建出差的经历,还有过在去广西的火车上因酷热难耐光着膀子却因此感染病毒患上带状疱疹、患处如火烧一般灼痛折腾了一个月才痊愈的遭遇。

在转战华南、西南、华东等市场过程中,柯少彬不断创新竞争激励机制,在营销队伍中形成争先创优、建功立业的良好导向。经过近10年的艰苦努力,2007年皮宝公司终于完成了全国市场的开拓工作,其拳头产品“皮宝霜”年销售额达2亿余元,成为中国中药皮肤药的领导品牌。

精准施策将两大企业收归麾下

柯树泉心中始终有一盘“大棋”,他敏锐地感到国内皮肤药市场发展空间已不大,遂加快了企业并购的步伐。2007年,皮宝公司收购了已有50余年历史的全国中成药重点厂家汕头市中药厂,该厂生产近百种中成药,其中不乏在潮汕地区家喻户晓的名牌产品。2008年6月,广东皮宝制药有限公司升级为太安堂集团有限公司。2010年6月18日,太安堂在深交所挂牌上市,正式进军资本市场。

经风雨见世面的柯少彬,在企业上市后资金充裕的情况下,又领父亲之命干了两件大事,展示出不凡才干。首先是收购“宏兴”,老国企潮州市宏兴制药有限公司有着“中华老字号”的金字招牌和一批明星产品,但企业经营举步维艰,2011年12月被太安堂出资并购。当时该企业共有3000多名职工,其中退休和在职各占一半,机构臃肿、人浮于事现象十分严重。柯少彬担任董事长后,经调研论证发现只需留下100名职工,遂决定于2012年春节后启动减员增效工作,结果捅了“马蜂窝”。在某些既得利益受损者的挑唆下,工人们罢工停产,每天都有十几名职工来到办公室静坐“请愿”,弄得柯少彬根本无法工作,还得成天跑市委、市政府汇报。当年5月,柯少彬在与数百名群情激昂的工人面对面沟通后,果断决定暂停减员增效工作,并花了两三个月恢复生产。2016年,宏兴制药在潮安东山湖的新厂房建成。借整体搬迁的契机,柯少彬与工人们经充分协商后一揽子解决历史遗留问题,近千名工人在拿到较高的工龄补偿款后与公司解除了劳动关系,“宏兴”改制得以顺利完成。

与传统的并购不同,当2014年9月太安堂以3.5亿元收购广州康爱多网上药店时,既无厂房更无生产设备,看得见的就是一张牌照和百余名员工。当时“康爱多”年销售额只有1亿多元,太安堂掌门人看中的是其几百万用户和电商的无限前景,于是柯少彬率领一个精干团队迅速入驻,从文化整合入手,聘请专家对员工进行培训,灌输太安堂企业文化精神,并着手理顺内部工作秩序,整顿腐败问题。经过大刀阔斧的改革,“康爱多”面貌焕然一新,2018年销售额已飙升至25亿元,2019年可望达到40亿元,成为国内规模最大的医药类电商企业。

放眼全球推动中药产品国际化

经过多年锻造,目前太安堂药业旗下产品已形成不孕不育药、心脑血管药、皮肤外用药、极品野山参、特色中成药等五大类近400个药品批准文号,主打产品包括麒麟丸、心宝丸、心灵丸、丹田降脂丸、蛇脂维肤膏、消炎癣湿药膏等。心宝丸、麒麟丸、祛痹舒肩丸是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国家三类新药,荣获国家、省级科技进步奖和优质产品奖等十多个奖项。治疗男女不孕不育症的“麒麟丸”以其可靠的疗效风靡海内外,2018年销售额已近4亿元,力争未来实现年销售10亿元的目标。

为此,柯少彬开始着手布局太安堂产品国际化版图,确立了美国、欧洲、东南亚、中国本土和日韩等5个着力点。近期他带领团队赴美国和欧洲实地考察,全面启动麒麟丸美国FDA申报工程和麒麟丸欧盟GMP认证工作,在美国洛杉矶建设太安堂国医馆并自建了一家小药厂;通过香港分公司大力拓展东南亚市场;在日本和韩国的产品注册及合作生产事宜正在谋划中。通过打出一系列“组合拳”,逐步将太安堂中医药产品及服务导入国际市场,为中医药文化走向世界注入强劲新动能。


感言

新一代潮商人才辈出,在国内乃至国际上已初步彰显影响力。我们理应加倍努力,接好老一辈潮商的接力棒,肩负时代大任,为国家经济社会发展贡献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