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协汕头市金平区委员会


李娜委员的发言
—— 构建调解大格局 推动法制建设
发表日期:2019-04-30 14:19:49 来源:政协汕头市金平区委员会

调解在我国有着悠久的历史,早在西周与东汉时期的铜器铭文中便有调解案例记载,古代称之为“和解”、“休和”等。中国几乎历朝历代的法律史料中都有关于调解的记载,调解制度被誉为“根植于中国传统法律文化沃土中的一枝奇葩”。我国调解文化源远流长,从“和为贵”、“以德服人”到“调解优先,调判结合”,从宗族调解到民间调解,从民间调解到人民调解、大调解,数千年传承、融合,形成了深厚的调解文化底蕴。

我国的调解制度经过多年的发展,已形成了一个调解体系,目前主要有人民调解、法院调解、行政调解、仲裁调解等。通过调解方式解决纠纷,具有以下优势:

一、便民、利民、及时,具有迅速、便利、成本低的特点,能够相对迅速简便、低成本地解决纠纷,使矛盾各方能够以较低的代价获得较高的收益。调解一般不收费,或收费较低,并能够及时、快速地解决纠纷,而且因为是自愿达成调解协议,能使当事人很快实现调解结果,体现了调解的优势和价值取向。

二、有利于纠纷的彻底解决。调解以沟通对话和非对抗的斡旋方式进行,能够缓和当事人间的对立情绪,有利于纠纷的彻底解决,有利于纠纷各方保持良好的关系,促进社会的和谐稳定。

三、有利于节约司法资源。目前司法系统案多人少的矛盾十分突出,过多的诉讼给法院施加的压力甚至会直接动摇司法公正的实现。通过调解方式解决纠纷,可以缓解司法系统的压力,节约诉讼资源,确保司法系统对个案的司法投入,从而最终确保司法的公正性。

当前,随着我国经济的不断市场化,社会各方面、多层次的矛盾并存相随并日益凸显。社会矛盾纠纷类型、特点、规律发生了新的变化,社会矛盾纠纷的复杂性和多样性,客观上要求解决矛盾纠纷的机制必须多层次和多样化。2011年1月1日实施的《人民调解法》赋予了调解协议以法律约束力。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于2015年12月出台了《关于完善矛盾纠纷多元化解机制的意见》,要求构建矛盾纠纷多元化解机制工作格局。在这一背景下,加强调解工作,构建调解大格局,充分发挥调解的作用,意义重大。构建调解大格局,可从以下几个方面着手进行:

首先,在各商会、协会等社会团体和其他组织中设立调解组织。充分挥社会组织调解优势,强化行业自律和行业治理,为会员提供多元的纠纷化解渠道,加强诉调对接工作,推进相关领域纠纷多元化解机制建设。调解范围可以包括社会团体会员内部及会员之间的纠纷,会员与生产经营关联方之间的纠纷,会员与其他单位或人员之间的纠纷,以及其他适合社会团体调解的民商事纠纷等。

其次,充分发挥各专业人士的作用,设立专业调解组织。2017年最高人民法院、司法部联合出台了《关于开展律师调解试点工作的意见》,要求充分发挥律师在预防和化解矛盾纠纷中的专业优势、职业优势和实践优势,在人民法院设立律师调解工作室,在公共法律服务中心(站)设立律师调解工作室,在律师协会设立律师调解中心,在律师事务所设立调解工作室。目前这些调解工作室都已设立,并发挥了积极的作用。这一做法可以推而广之,如在知识产权领域、医疗纠纷领域等,上述专业性较强,纠纷也较多,可以在这些领域设立专业调解组织,预防和化解矛盾。

再次,整合调解资源,建立调解组织、调解员信息库。借助网络建设,整合调解资源,建立各类调解组织、调解员数据库及纠纷化解信息库,构建相互贯通、资源共享、安全可靠的矛盾纠纷化解信息系统。创新开展在线解决纠纷,完善在线调解程序,及时便捷化解矛盾纠纷。

综上,构建调解大格局,并加强人民调解、行业调解、商事调解、律师调解、行政调解、诉讼调解等的有机衔接,充分发挥各自特点和优势,形成程序衔接、优势互补、协作配合的多元纠纷解决机制,能够及时有效防范、化解、管控各类矛盾纠纷,着力解决影响社会稳定的源头性、根本性、基础性问题,最大限度消除不稳定因素,促进社会安定有序,保障人民安居乐业。



(发言人系广东众大律师事务所副主任)